Site Overlay

好久没写东西了

每次感觉身体被掏空写点东西都能更好受一点。

说一下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吧。


转正答辩答辩时立的进行技术分享的 flag 还是不得不兑现了。国庆前一周通知国庆后的第二个工作日分享。导致整个国庆节都没出去玩,在家窝了7天,准备分享文档。

很无奈的是,拖延症非常严重,打算用7天时间准备,其实真正花在准备上的时间可能只有3天。一般的时间在拖延。可谓玩也玩不开心,做也做不好。

很多时候都是这种情况,事情不到关键时刻就没有动力去做,更多时间沉浸在焦虑并摆烂的状态。最后即使赶在ddl前完成了这些任务,也不会太开心,精神内耗永远不会停止。

就这个分享来说,前前后后准备了半个月吧,工作上的事情基本上没怎么碰,一直在筹划分享。基调是😣的。

原本打算只在我们组和隔壁组范围内分享,在分享当天上午,+2看了文档,觉得还行,提议在部门内分享。当时特别紧张,临时升格,毕竟我画在准备分享上的有效时间还没转正答辩的时间长,原本只打算随便讲讲。。。。。

最后在部门内分享,参会人大概一百个。分享的演讲过程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,简直了。现在想起来真想抽自己一巴掌😢。表达能力不太行,+2在会后小群内指出了。。。。。

好在文档质量够硬,分享内容足够硬核还是收获了大家的好评,评价颇高。

得好好练一下演讲能力了。


还是得开始学习英语了,避免以后出难堪。


再吐槽点东西吧。

字节虽然说是一个年轻人为主的企业,大家表面上都很好沟通,如字节范里面说的,大家要做到坦诚清晰。

但是呢,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,这毕竟还是一个职场,底色是残酷的,人与人之间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坦诚清晰。大家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。

人情世故非常重要,一句话就有可能让一个人不开心,一不小心就容易得罪人。


搭了一个内网穿透的vpn,发现在公司的网络和家里的电脑可以直连,以后就可以远程在公司用家里的摸鱼了。

家里的电脑24小时开机,跑了docker,运行了我的相册啥的。配合了一个中转服务器,保障任何地点都能访问到家里的电脑。


今年的校招实在是太严峻了,好多同学都直接无了。就我运气好一点能成功转正。其他在实习的同学基本上不是没有转正hc,就是直接劝退。

秋招就更难了,我认识的拿到大厂of的,不超过5个人,统计样本是绝大多数打算找工作的,技术实力在年级靠前的。

称23届为最惨的一届毫不为过。19年入学享受了半年时光,之后19年12月新冠疫情,学校封校,上网课,封外卖,估计会一直持续到大学毕业。23届被禁锢的大学时光,再也看不见贴吧里面传言的往年旁边小吃街的热闹景象。

见识了22届学长学姐人手几个互联网大厂offer,package 40w+,以为自己肯定比他们更好。结果今年秋招直接地狱级难度,心里落差十分巨大。谁又能甘心接受学了这么长时间,比其他专业的同学付出了更多的,成倍的努力,最后连个工作都找不到的结果呢。

23届互联网校招这么难,以我的浅薄认识有以下几点原因吧

  1. 国家对资本无序扩张的打击。首当其冲的就是各大互联网企业。现在还有哪个互联网企业敢随便收购别的公司,扩张业务影响。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铁拳监管政策,互联网教培的惨状就是其中的缩影。互联网大佬基本上都跑光了,没有谁再敢抛头露面,再也没有当时移动互联网初期的盛况了。
  2. 经济因素。22届之所以能怎么容易拿到大厂offer,是因为当时疫情相对缓和,经济政策刺明显,互联网大量招人。不过好景不长,在22届春招的时候,疫情加剧,经济下行,大批22届没过试用期,春招被毁offer。到了23届,经济形势更差了,不仅仅是中国全球经济都不行。俄乌战争,美国高通胀,美联储加息,房地产暴雷等等。

现在的现象就是各个互联网大厂纷纷 hire frazeing,收缩预算,减少开支,裁撤业务人力,去肥增搜。

还是期望经济能够复苏,俄罗斯和乌克兰不要再打了。

最后不得不感叹,我的运气是真得好,能过顺利的转正,也许这是老天爷对我单身21年的补偿吧。感恩


今天在我当时,也就是今年一月到3月,在北京实习住的地方的旁边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。在这个关键时间节点能有勇气做这种事,实在是佩服。只希望加速吧,什么事情都要有个结果,希望这个阶段不要持续的太久。


上周工区出了个密接,通知居家,一直到现在,居家了五天。简直要命,快点放我进工区吧,在家里实在是受不了了。


希望之后能更加 relax 一点,减少精神内涵

3 thoughts on “好久没写东西了

  1. 七天实际准备的时间有三天说明拖延症还不是很严重,我常常会在最后一两天才开始做。
    另外可以看得出来博主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噢,有一点点错别字~。~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